专家视点 | “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的有利条件和制约因素
2020-03-19 13:03    来源:搜狐网

  新阶段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沿着高质量方向前进既有六年来务实合作所铸就的坚实基础,又有中国的倡议引领、沿线国家的广泛认同以及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认可支持,但域内外大国的战略性竞争及项目建设中存在的具体困难也带来不容忽视的挑战或制约。

 

  具体来看“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的有利条件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发展经验是高质量建设走深走实的坚实基础。近年来中国消费强劲增长。依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保守估计到2020年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高质量建设离不开高水平开放,中国不断降低贸易壁垒、举办进口博览会、促进贸易便利化,并在“一带一路”第二次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宣布将采取“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口”等一系列全方位扩大开放的举措,沿线国家因此能更好地分享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使“一带一路”建设不仅限于生产层面的产业合作,还能解决最终产品的消费问题。此外,中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加快推进,新经济增长点不断涌现,能够为“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注入强劲动力。

  其次,除继续夯实和延展合作架构外,2017年以来中国开始针对前期建设进程中出现的具体问题,在环境、资金、债务等领域制定或与联合国、多边开发机构联合制定规则、原则,致力于为高质量建设提供规则支撑。例如针对建设资金的可持续性制定《“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并在2019年3月与亚投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8家机构签署《关于共同设立多边开发融资合作中心的谅解备忘录》;针对绿色治理与联合国环境署共同成立“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出台《关于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指导意见》《“一带一路”生态环境保护合作规划》;针对共建国的债务可持续性发布《“一带一路”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等等。此外,2018年成立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咨询委员会也为“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提供智力上的支撑。

  再次,沿线国家和国际机构的认同、支持和积极参与是“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的重要保障。“一带一路”六年进程中取得的成效使共建国获益,令其对“一带一路”的认同感和支持率不断提升,与中方签署合作文件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已由2017年9月底的74个上升到2019年8月底的166个。各国对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理念、发展方向以及机制建设达成了广泛共识,沿线国家在行动上积极将本国的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例如2019年9月11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关于落实“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合作规划的谅解备忘录》。此外,日本、印度及部分欧洲经济体对通过第三方市场合作的方式参与共建“一带一路”也渐趋积极。更重要的是,2017年“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及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已被联合国接受,成为联合国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平台和合作理念,这将使“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相互促进、相互融合,并有助于化解部分国家对“一带一路”的疑虑。

 

  “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同样面临挑战

 

  一方面,美欧日等纷纷推出制衡“一带一路”的竞争性战略,且突出高质量标准。如2018年美国成立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DFC),旨在对“印太”地区中低收入国家及向市场经济转型国家的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进行援助。除单边行动外,美国与日本、东盟、新加坡、印度、澳大利亚达成双边或三边基础设施合作框架,且联合日本共推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标准,把透明度、市场化融资、开放型基础设施及债务可持续作为高质量投资的基本原则。2019年6月,在美日推动下,G20大阪峰会通过了《G20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原则》。美国的意图是抢占“印太”基础设施投资规则的主导权,以对冲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先发优势,加大中国与其他国家开展“一带一路”合作的阻力。欧盟和部分欧洲国家则对“一带一路”倡议采取保护主义政策,加大对中国投资基建项目的规则审查、安全审查,使包括匈赛铁路在内的中方在欧项目建设进程受到明显影响。日本对华开展“一带一路”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同时,对本国企业参与合作施加诸多限制,并专门将港口、铁路、机场等项目划为“特殊领域”,不建议与中方合作。此外,日本一方面与印度推进“亚非增长走廊”计划,一方面与美、澳共同推进对印太地区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2019年9月又与欧盟签署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相关协议,希望推进双边在印太地区、西巴尔干地区和非洲地区完善道路、港湾等基础设施的合作,对冲“一带一路”影响力意图明显。美欧日投资基础设施有助于缓解建设资金的压力,但其意图若主要为抑制、防范中国,则会形成恶性竞争,导致出现“多带多路”,最终形成基础设施领域令发展中地区难以承受的“意大利面条碗”效应。

  另一方面,“一带一路”项目的具体建设存在困难。一是部分国家在项目建设上存在分歧。不同国家对不同类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先顺序、项目走向与布局都有不同的考虑。如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俄罗斯希望引进中国资金解决因交通不便、地广人稀而融资困难的远东地区的发展难题。蒙古国也期待加强合作,但有些担心会流于中俄合作的过境通道。而中国部分学者提出,俄罗斯远东及蒙古国地广人稀,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大规模兴建基础设施不具有经济可行性。二是部分地区政局变动、地缘冲突呈加剧态势。如中东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形势直接影响着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宗教冲突、民族冲突不断,致使项目投资风险推高,建设成本增大,进而导致融资困难、发展困难。 三是各国基础设施采用的施工标准、管理体制、配套能力差异较大,给对接兼容带来困难,易导致项目进程受阻或工期延长,也使部分已落地的基础设施难以真正实现互联互通。仅就施工标准来看“一带一路”沿线中国企业承担的工程项目中国标准占到35%,项目所在国标准占到了24%,其他标准则分别来自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