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驻华公使:期待“一带一路”为中尼高质量合作架起桥梁
2020-09-29 09:09    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帮助尼泊尔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目标

  中尼抗疫期间合作展现两国间陆路运输优势

  相互磋商、协作的政策是“一带一路”面对挑战的有效方法 

  中尼跨境铁路是“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协同发展的良好开端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7年来,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如何评价它取得的成就?如何看待它面临的挑战?

  近日,中国一带一路网记者采访了尼泊尔驻华使馆苏轼公使(Sushil K Lamsal)。他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七年以来,已经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认可。“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帮助尼泊尔实现经济繁荣,尼泊尔看到了中尼两国在该倡议下进行高质量合作的巨大潜力。

  公使介绍,他的中文名“苏轼”是中文老师根据他名字(Sushil)的谐音起的,源于中国历史上家喻户晓的文学家和政治家。他已经在驻华使馆工作了三年多,非常了解中尼“一带一路”合作。

▲ 尼泊尔驻华使馆苏轼公使(Sushil K Lamsal)。(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1、基建对尼泊尔意义重大

 

  2017年,中尼两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同年,尼政府派代表赴京参加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2019年,尼泊尔总统比迪亚·德维·班达里访问中国,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公使表示,尼泊尔非常重视“一带一路”合作,因为它可以促进该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帮助尼泊尔实现高质量发展和繁荣的目标。

  公使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对尼泊尔具有重要意义,它有助于尼泊尔提高生产力、加强互联互通和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提升道路、港口、铁路、输电线路等基础设施。

  他表示,支撑和促进经济增长的基础是完善的基础设施。尼泊尔必须优先考虑和强调基础设施的发展。“‘一带一路’倡议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把重点放在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上,为其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02、互联互通促进抗疫合作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一带一路”建设的陆路运输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

  公使介绍,疫情初期,中国受影响较大,尼泊尔对中国给予了道义和物质方面的支持。随着尼泊尔疫情逐渐严峻,中国向尼泊尔提供了防护装备、口罩等医疗物资。

  “大多数中尼贸易之前都通过海上航线运输。海运受限之后,尼泊尔利用与中国近邻的优势,通过中尼两国间的陆路基础设施,采购和运输医疗物资,”他说。

  公使表示,“这就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意义所在。它旨在建立联系,架起桥梁,建设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当遇到像这样的疫情,或遇到任何挑战,我们可以迅速相互帮助。”

▲ 4月22日,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向尼泊尔政府捐赠的医疗物资在樟木口岸的中尼友谊桥上完成交接。(来源: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网站)

 

  03、前景“非常吸引人”

 

  公使表示,虽然“一带一路”倡议还很年轻,但它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和认可度都很高,它的经济发展前景“非常吸引人”。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苏轼公使参加了圆桌峰会。他感受到了许多国家对“一带一路”合作的强烈向往,这些国家希望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带来高质量的发展。

  谈到“一带一路”倡议未来面临的挑战,公使说,世界面临许多全球性问题和挑战,包括贫困、不平等、气候变化、加强卫生系统合作等。这些都是“一带一路”建设需要重点关注和应对的挑战。

  2019年,圆桌峰会后发表的联合公报强调了“一带一路”合作对高质量发展,绿色、开放和清洁发展方面的关注。公使认为,“一带一路”合作优先采用相互磋商、协作的政策,“在面临挑战时,这肯定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公使强调,“一带一路”已经赢得了知名度和认可。他希望,在这个良好开端的基础上,“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坚定地面对前进道路上的任何挑战,并为全世界人民,特别是像尼泊尔这样的邻国带来好处。

 

  04、如何推进高质量发展?

 

  中国-尼泊尔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以及中尼跨境铁路是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所达成的成果。

  公使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尼泊尔期望“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可以发挥协同作用,中尼两国今后能在港口、公路、铁路、能源输送线路等基础设施以及人员往来等方面进一步实现互联互通。

  公使说,中尼铁路是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10月,中尼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联合声明》,明确启动吉隆至加德满都跨境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据报道,2020年3月,中尼铁路日喀则至吉隆口岸段勘察设计项目正式立项。

  公使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尼泊尔段的工作放缓了。一旦疫情结束,我相信尼泊尔段的可行性研究也会开始。”